中国画大写意的困境与突围

      作者:2016-07-29 18:05:07 浏览:244

      今天中国画界有个悖论让人十分好奇。一方面,对写意画,尤其是大写意的倡导不绝于耳,另一方面,写意画早已呈困境。

        今天一些正式的展览如全国美展上,工笔画的参展及获奖作品数量绝对在写意画之上。又如在面对现实的一些创作领域,大写意更显尴尬。还有个现象,即20世纪以来对中国画的历次批判,都被认为是对泛中国画的批判,其实矛头主要是冲着中国画中的写意画去的。不论康有为、鲁迅还是徐悲鸿们,批评的都是写意画,尤其是大写意画。鲁迅曾说:“我们的绘画,从宋以来就盛行‘写意’,两点是眼,不知是长是圆;一划是鸟,不知是鹰是燕,竞尚高简,变成空虚。”而对工笔画不仅没批评,评价还很高,尤其对以宋画为代表的中国院体工笔画系统反倒有极好印象。如批评“中国近世之画衰败极矣”的发难者康有为,推崇宋画则至极:“故敢谓宋人画为西十五纪前大地万国之最。”不仅当时的中国知识精英是如此看,国外的学者也这样看。例如美国著名的中国美术史学者高居翰干脆直接说:“写意画——中国晚期绘画衰落的原因。”

        正因为写意画目前的窘境,所以倡导写意画,尤其是大写意画的呼声不绝于耳。尤其是一些强势人物对写意画尤其是大写意画的倡导,更使这个问题成为当代中国画坛一个焦点现象。

        写意画的窘境其实是与对写意画的认识直接相关的。如写意画就是“写”,而“写”就是“以书入画”,“以书入画”就是以书法线条入画,尤其是以行草书入画,以急速狂放的书法用笔入画,当然更当以中锋线条入画。不仅当以如此线条入画,还当以水墨为之,岂不闻“夫画道之中,水墨最为上,肇自然之性,成造化之功”么?这样,大写意画语言的套路就定型了:急速的行草书法中锋式线条加水墨入画,这是写意画的笔墨套路。写意尤其是大写意当然还不能画得太实,必须简。岂不闻“论画以形似,见与儿童邻”么?八大山人己是榜样中之榜样,你还敢画实画繁么?于是简笔造型是又一套路,一些大写意画家画得儿童画一般,技巧全无,且自视时髦。写意画还有题材套路,其中又以传统文人画之“四君子”梅兰竹菊为千年不易之“母题”。千年以来,成千上万的画家,不,应该是成千万的画家——光今天就该有上百万的此类画家——在前赴后继迷恋般地用上述已成套路的相似性的大写意语言、用同样的简笔造型,画同样已成套路的相似性的题材相同的母题,怎么可能不相似不雷同!就算是龙虾珍贵,天天吃顿顿吃也会